别被《我的姐姐》洗脑劝你做个“狠心人”好好活下去

最近饱受热议的电影《我的姐姐》,一开始听到这部电影的名字以为是一部讲述的是歌颂自己姐姐的电影,看完以后发现确实是“歌颂”姐姐的伟大,可是这伟大里牺牲了太多,伟大的太沉重、太痛苦。

《我的姐姐》讲的就是女大学生安然(张子枫饰)父母意外车祸身亡,留下了年幼的弟弟,而失去父母的姐姐在面对追求个人理想还是养育弟弟的选择展开的故事。

很多观众看这部电影都联想到了自己的生活,或者是替故事里的姐姐感到不公平,观众带着希望姐姐追求自我的心理看完这部电影,发现结果却不尽人意…安然选择抚养弟弟,放弃了自己的梦想。

在电影里,观众总是期望主角可以乘风破浪,找寻自我,可观众们疯狂吐槽的电影结局才是现实生活的写照。

(有律师指出:根据法律对于监护的规定,如果父母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依次由祖父母(外祖父母)、成年兄姐承担。若祖父母不具有能力,姐姐应承担该义务。姐姐在个人选择和法定义务之间,应该首先尽法定义务。)

也就是说姐姐在其他顺位监护人不在或是没有能力的情况下是要承担监护弟弟的义务。

在热搜里的律师最后也说了一句:如果姐姐想要选择自己的生活,也可以委托他人监护弟弟。

天涯网上很多年前的一则帖子(被认为是电影原型),弟弟是父母在姐姐大学期间出生,姐姐因其与父母决裂。后来父母意外离世,姐姐没有抚养弟弟,而是送养给了别人,自己在广东结婚生子了。

这个姐姐做了电影的另一个结局,一个也不被认可的结局。而她后来也在网上说自己从弟弟的出生开始让她痛苦不堪,父母的偏爱,姐姐的责任还有社会的期待压在她的身上,都是因为多了个弟弟。

很多时候对于姐姐来说,弟弟的出生就预示了她们多了个叫做“姐姐”的责任。大多数有姐姐和弟弟的家庭,姐姐都在做着各式各样的付出。

许多家庭,甚至于社会都在告诉女孩,重男轻女是合理的。在这种环境里弟弟的出生就是在潜意识告诉姐姐,弟弟才是父母真正想要的孩子,你是不被期待的那个。

人们重男轻女的心理可以追溯到4000前多年前父系社会的开始,一开始是由于农工业的进一步发展,男性在生产中的作用越来越大,所以社会重心慢慢发生转移。

父权成为了家庭或族群中心,而男性成为了延续一个族系,一个家庭的关键血脉。

千百年来这种社会角色(socialrole)一直没有出现很大的变动,男性还是被期待成为家庭中心,女性依然是照顾者的角色。

其实很多女性通过努力在社会上都得到了很高的成就,有自己的追求,实现了她们的希望的自致角色。

就比如成为医生,律师,或是企业老板等。可她们依然潜意识里觉得自己需要通过照顾弟弟,帮扶弟弟才能得到父母和社会的普世价值观认可。

姑姑其实很清楚自己一直在付出,但是她在父亲的成长过程中一直在帮扶,介绍工作,婚礼安排,到我小时候的玩具姑姑一直在参与,却说全天下的姐姐都这样。

在电影里,姑妈和安然谈心时也承认自己付出了很多,也替安然觉得委屈,可她马上说了一句:但是我是姐姐啊。

这些姐姐们潜意识里选择认同这种重男轻女的行为合理性,当作“非个人化”的情况,只有认为社会就是这样,女生就是会受到这种低一些的待遇,姐姐都是照顾弟弟的,才会减轻她们的痛苦。

《我的姐姐》里有一个背景环境,就是安然的父母为了要弟弟,让安然装成残疾,而在被发现后,安然被父亲责怪,暴打了一顿。

填志愿也为了一句“女孩读书无用”让安然改了志愿。可以说其实在弟弟出生前,安然就没有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

父母也没有做出什么关爱安然的行为和言语,使得安然对弟弟无法产生亲情,一直以来都是冷漠疏离的态度,对于家庭也只有想尽快逃离,去个远离家乡的地方。

一个孩子从小没有接受到爱,没有与父母建立起一个亲近、安心、愉悦的情感联结,而在他们的成长过程对于各种人际关系也无法产生足够的信任感和安全感,对于别人给予的关心和爱意会感到不稳定、甚至恐惧。

像安然这种重男轻女的家庭观念里,女孩不仅缺乏爱。甚至还会认为自己“不配活着”,她们认为女孩对于父母和社会是没有价值的,同时会为自己活着感到庆幸,认为是父母的开恩,会时常因为自己没有自尊,为自我的存在感到焦虑不安。

容易出现重现,她们遭遇到的不幸会往往再次遇到。比如父母的暴力,可能会使其在择偶时潜意识找到一个暴力狂。童年得不到关爱,甚至被家暴,这种痛苦可能会伴随一生,并且重复出现。

心理学家莫雷.鲍恩(MoureBowen)提出来了一个理论:代际创伤理论。他认为,家庭会形成一个塑造每一代的思想和行为的模板,然后将这个价值观的模式传给下一代。

如果你对电影最后那个在同意抚养书上签字的结局感到失望或者是愤怒,是正常并可以表达出来的,不用陷在“电影里也是这样,所以所有姐姐都应该这样”的误区里。

喜讯!中国飞行员舰长诞生

作为一名飞行员舰长,我赶上了强军兴军的大时代,也有幸参与和见证了中国海军航母发展之路,对此,我感到非常幸运,同时也感到巨大压力。

说起飞行员舰长,就不由得想起两个人,一个是老将军,另一个是辽宁舰第二任舰长刘喆。

“中国不建航母,我死不瞑目!”这是老将军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一句感人肺腑的线月访美,参观美军航空母舰“突击者”号,在舰上观看了舰载机的起降和飞行表演,同时还近距离参观了舰载机。在回忆录中,将军这样写道:“这是中国人民和科技人员首次踏上航母,其规模气势和现代作战能力,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作为海军将领,老将军看到了航母对于中国海军的真正价值所在:有了航母,南沙和的格局,就会大不相同。基于此,老将军为中国航母的预研而做了很多工作,直接主导了中国的两次航母论证工程:“707工程”和 “891工程”。

除了两大航母工程之外,1987年4月,还下令在这年秋天开办一期“飞行员舰长班”。“飞行员舰长班”于9月上旬在广州舰艇学院开学,被直接解读为“航母舰长班”。

遗憾的是,上将终未能等到中国海军拥有航母的那一天,更没有等到中国飞行员舰长的诞生。

如今,中国海军已经拥有两艘航母,飞行员舰长也正式诞生了,老将军可以安息了!

几年前,辽宁号航母第二任舰长刘喆曾在央视上说过,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实力要求飞行员去当航母舰长,其实目前世界上也只有美国有这个政策,其他国家都没有,因为只有美国他的航母已经成规模了,有这个需求了,路子自然就走通了。除美国之外,其他国家的航母舰长都是水面舰艇出身的。

刘喆满怀期待地说,等我们现在这一代飞行员长大了,未来我国也会出现飞行员出身的航母舰长。

2012年,成为歼-15舰载机飞行员。然后经历了从辽宁舰到山东舰,从舰载机飞行员到航母指挥员的心路历程。

这里重点讲两点,一是驾驶歼-15发射反舰导弹,二是驾驶歼-15夜间着舰,这都是航母形成真实战斗力的重要体现。

上面这幅图是徐英驾驶歼-15首次进行实弹射击演练时戴的头盔,上面写着“SHOOT IT”,意思是“击中目标”。

徐英说:这是我第一次在歼-15飞机上发射反舰导弹,所以我这样写,是希望这个导弹能够命中目标,来个“开门红”,最终这个导弹也没有辜负期望,成功命中了目标,这标志着我们舰基实弹攻击能力的形成,也标志着我们向能打仗迈出了坚实一步。

夜间起降是公认的训练风险系数最高的课目,飞行员不仅要有过硬的技术水平,更要具备强大的心理素质。

现代战争很多时候是从夜间发起的,就是因为夜间攻击具有天然的隐蔽性和突然性,所以,只有具备夜间着舰能力,才具备拥有全天候、复杂气象的作战能力,因此夜间着舰这个硬骨头我国舰载机飞行员必须啃下来,没有选择。

未来,中国飞行员舰长将会越来越多,但还有一道坎:中国女飞行员舰长何日才能诞生?

2022年刚开始就到中国南海演练的美军双航母,大家比较关注的是卡尔文森号,因为它搭载的一架F35C在南海坠机了;但是,另一艘林肯号,也同样值得关注,因为它的舰长就是一名女飞行员舰长。

她叫埃米•鲍恩施米特,也是美军航母首名女舰长。出生于美国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1994年5月从美国海军军官学校毕业,1996年成为一名海军飞行员,被编入“约翰•扬”驱逐舰上的直升机反潜中队“Light 45”,和她的战友们一起部署在阿拉伯湾北部,后来通过努力从飞行教官干到部门主管再干到几个直升机中队的执行官,飞行时数超过3000小时。2016年9月至2019年1月,出任“林肯”号航母副舰长。2019年11月起在“圣迭戈”号两栖船坞运输舰上担任舰长,后来完成了“林肯”号航母的核动力系统、航空指挥和领导能力培训,并最终成为“林肯”号航母舰长。

看完简历,我们再来看一下美国航母舰长当选的条件,一般都是海军飞行员出身,并且规定只有

埃米•鲍恩施米特并不是舰载战斗机的飞行员,这一点打破了我们对于美国航母舰长的认知,原来直升机飞行员也可以当舰长。

未来,中国的首名女飞行员舰长,也有可能是从舰载直升机飞行员中诞生,我们拭目以待!

最后我们再来看一下美国飞行员舰长当选的条件:一是在舰上驾机起降过800-1200次;二是有3000小时以上的飞行记录;三是担任过飞行中队长或航母舰载机联队长职务。

中国飞行员舰长的当选条件,目前官方还没有披露,各位看官有什么看法,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