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连关停物流机器人项目亚马逊放弃物流体系自建了吗?

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在1997年的第一封投资者信中阐述过一个影响深远的战略观点:增长比利润更重要。

“我们将根据长期的市场领导力考虑投资决定,而不是短期的盈利或短期的华尔街反应。”贝索斯当时写道。但现在的亚马逊似乎不再这么想了。

10月13日,据彭博社报道,亚马逊正在关闭一项名为 “Amazon Explore ”的虚拟旅游产品,这一产品是亚马逊在疫情期间推出,可为用户提供交互式的一对一虚拟旅行体验,用户可以支付7.5美元购买50分钟全球导游服务,也可支付50美元购买一小时的虚拟漫步威尼斯市区体验。

种种迹象表明,亚马逊已开始密集削减实验性项目以优化运营效率。零售巨头最近取消或暂停的项目有六个,包括自主送货上门机器人Scout和专注于研发儿童视频通话设备的Amazon Glow,后者亮相仅有一年。亚马逊还冻结了其零售团队的招聘进程,并逐步砍掉了曾在疫情期间寄予厚望的远程医疗服务项目——Amazon care。

值得注意的是,亚马逊花13亿美元拿下的硅谷自动驾驶公司Zoox现状也相对晦暗,距离与行业龙头Waymo形成抗衡还有很远。

就在上周,亚马逊暂停了其疫情期间着力推进的家庭送货机器人项目Scout,引发了业界广泛关注。Scout项目始于2019年,前身是亚马逊2017年收购的机器人厂商Dispatch。多份报告显示,亚马逊关闭这一实验性项目原因是疫情之后,其电商销售额有所放缓。在这一项目终止之后,项目目前的400名全球员工可以选择调往亚马逊内部其他团队。

亚马逊近期的一系列成本削减举措以物流机器人类目为主,但如果观察其投资举措可以发现,亚马逊的投资步伐并没有相应放缓,即使在物流机器人领域。那这些项目的关停到底是亚马逊在机器人生态某些链条自建无望之后的无奈放弃,还是这家零售巨头重新审视物流领域投资逻辑的开始?

亚马逊在机器人领域的投资历史可以追溯到在2012年,当时其以7.75亿美元收购物流机器人公司Kiva Systems。在此后十年中,亚马逊先后推出了超过50万台仓库漫游机器人,在全美的仓库中部署了其中的1.5万台,为亚马逊每年约节省了9.16亿美元的成本。

这家公司在物流机器人领域另一笔重大并购事件发生在2019年,当时其以超过1亿美元并购了无人驾驶物流机器人初创Canvas,此后开始在仓库内对Canvas推车做各种测试,可惜这一项目在本周二也宣告关停,Canvas项目的100多名员工现今面临和Scout项目相同的处境。Canvas和Scout的无疾而终被业界解读为亚马逊开始看衰机器人应用类项目。

有趣的是,亚马逊在机器人领域的投资热情并没有随着几个项目的关停而终止。就在今年8月初,亚马逊决定斥资17亿美元收购行业知名的Roomba吸尘器制造商iRobot公司,一个月后,亚马逊又将比利时仓库机器制造商Cloostermans收入囊中,为自己的机器人生态再添一笔。在刚刚举办的2022年亚马逊秋季硬件发布会上,备受关注的家庭服务机器人Astro也迎来两大功能更新,反映出亚马逊对家用机器人领域的重视。

那么,可否理解为亚马逊在机器人领域的投资热情已从物流领域转移到了消费市场呢?

细数下来,这家公司内部开展的机器人项目多以密集实验型为主,收购后的机器人公司会进入相对复杂的软硬件协同研发流程,根据机器人不同类别进行投资只是表象,亚马逊在机器人生态上的投资节奏其实是伴随着物流领域的野望铺展开来。

观察其高层的表态和物流团队的变迁还可以发现,亚马逊的物流版图定位一直处在变化调整之中。

《元气资本》曾作出统计,在2012-2016年期间,物流并不在零售巨头的投资规划之中,而到2017和2018年,亚马逊开始连续为其旗下印度物流公司Amazon Transportation Services注资数千万美元,而进入2019年,亚马逊连续投资了5个物流供应链公司,其中包括外卖平台、仓储机器人、物流基础设施解决方案提供商。

而上述这些物流投资力度对亚马逊来说仍不够用,时间来到今年4月,亚马逊官宣设立了一支10亿美元新基金,专门用来投资物流和供应链方面的新兴技术公司。通过这支新基金,亚马逊已经投资了首轮5家公司,全部跟仓库物流相关,其中包括三家仓储相关机器人公司,一家帮助仓库工人改善肌肉骨骼压力的软件公司以及一家改善库存管理的计算机视觉公司。

正如亚马逊的云服务AWS业务近年逐步成长为其利润支柱一样,亚马逊在物流方面的成本支出一向是大头,2022年第一季度,亚马逊的物流费用为195.6亿美元,同比上涨14%。根据《元气资本》分析,亚马逊的物流费用的增长速度一直要远快于其线上零售额的增长速度。

亚马逊在物流领域的建设除了仓储物流外,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航空物流运力。此前,航空货运业务极受亚马逊重视,零售巨头一直在这一地盘努力扩张以减少对第三方物流公司——FedEx和UPS的依赖,其成果是现在亚马逊超过三分之二的包裹是通过亚马逊物流(Amazon Logistics)来负责运送。

不过,根据美国德保罗大学查迪克研究所的分析,过去半年中,亚马逊的机队运力和航班数量增幅放缓。

研究显示,今年3-8月,亚马逊旗下亚马逊航空公司(Amazon Air)的日平均航班数量,仅增长3.8%。目前,亚马逊航空公司每天在美国和欧洲运营约194个航班,而今年3月份,该公司每天运营的航班数量为187个。而不论是截至今年3月之前的6个月的增长数量,还是去年同期,这一数字都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

亚马逊首席财务官布莱恩·奥萨维斯基在今年2月对投资支出逻辑做了一次清晰阐述,他表示,回顾过去几年的投资比例,亚马逊将40%的投资支出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比如AWS;又将30%的投资支出用于提高配送能力,如新建仓库、提高运输效率等;25%的投资支出流向提升运输能力,如提升全球建设亚马逊自营物流的运输能力。此后大方向不改变,但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会加大投入,在亚马逊物流中心上的投资增速将逐渐放缓,速度将逐渐与亚马逊提供的仓储配送服务的增速相匹配,后者的投资还会上升。

在过去两年中,亚马逊面临着一系列不利因素,疫情爆发使亚马逊面临着严峻的配送网络人手过剩,通胀阴影和供应链压力都导致了运营成本的大幅上升。今年,亚马逊股价下跌1/3,依靠北美市场复苏和稳健的AWS云业务支撑了营收大盘。

亚马逊从2月起就提高了美国Prime会员的价格,还为卖家增加了5%的附加费,目前正在举办今年第二次会员大促活动,希望带来短期股价的提振。据美国银行分析师估计,亚马逊这次为期两天的促销活动中售出的商品总价值为80亿美元。

另一个利好消息是,在今年二季度结束时,亚马逊的仓储和运输业务整合已基本完成,此前一季度由于运力过剩造成的数十亿美元额外成本问题不会再次出现。

梳理下来可以发现,亚马逊并没有放弃在物流领域的自建,仍对物流版图的打通寄予厚望,但是近来电商业务的下降,使其不得不放缓了在航空物流网络的扩张,而其地面物流领域的投资,则进入到更为严谨审慎的阶段,那些需要进行复杂后续研发、并且至今前途未卜的一些机器人项目开始被放弃。虽然亚马逊在机器人领域的投资并未发生策略性转向,但确实也在积极尝试通过各种重大收购进入新的市场,比如消费。

回到本次亚马逊关停项目的重点赛道——仓储配送领域来看,据麦肯锡的一项报告直接预测,全球仓储自动化市场将会以23%的复合年增长率扩张,到2030年市场规模将超过500亿美元。有分析指出,目前全球仓储自动化的市场集中度并不高,在可预见的未来,仓储机器人都将是机器人行业热门的细分赛道。

而Scout前副总裁肖恩·斯科特在2019年曾表示,解决配送问题需要从工业设计到实际硬件,机械,软件,系统,制造和运营的整个开发过程做整体提升,其中各类技术问题会导致亚马逊综合成本大大提升。

巨头自身也对这一领域的取舍作出了解释。根据CNBC的分享笔记,亚马逊CEO安迪·贾西在周一全体员工内部会议上谈到了“勒紧裤腰带”问题,“能长久生存的优秀公司,考虑的都是长期问题。在有些年头,他们进行广泛意义的扩张;在有些年份,他们开始检查并努力提高盈利能力,一点点收紧腰带过冬。我们亚马逊拥有多项业务,总会有一些“推拉”存在,别人在我们处境之下也会如此。”贾西如是说。

亚马逊物流业务近年的突飞猛进颇有AWS发展的风范,AWS云业务负责人出身的安迪·贾西,也正努力把“物流大师”亚马逊变成一家能依靠物流赚钱的公司。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